主页 > Y爱生活 >皇民纪念对日抗战70週年,该吃药了 >

皇民纪念对日抗战70週年,该吃药了


2020-07-25


因为以前总是有一集没一集的看,最近重看了全10集的HBO影集「太平洋战争(ThePacific)」。太平洋战争在2010年推出,和2001年的「诺曼地大空降(BandofBrothers)」前后辉映,都由名导演史蒂芬史匹柏(StevenSpielberg)和名演员汤姆汉克(TomHanks)共同监製,早已是战争迷或历史迷公认不可错过的好戏。

皇民纪念对日抗战70週年,该吃药了

不少人在观后认为诺曼地大空降「比较好看」;所谓比较好看,我猜测是因为全剧聚焦在101师506团的E连,带着观众和E连的英雄战士们从DDay一直征战到欧洲二战结束,感觉一气呵成。至于「ThePacific」,由于是结合了EugeneSledge和BobLeckie两名陆战队员的战后回忆录,同时叙述美军在太平洋的跳岛战争,先后描述瓜达卡纳尔(Guadalcanal)、佩里琉(Peleliu)、硫磺岛(IwoJima)和沖绳战役,最重要的是,它花了很多篇幅叙述「非战争」的部份,例如大后方的美国和医院,节奏似乎不是那幺明快和连贯。

不过,我完全能够同意汤姆汉克在专访中所说的,太平洋战争和欧洲战争一个很大的不同是,陆战队员除了对抗敌人,还要对抗残酷无情的大自然和环境,例如恶劣的热带丛林、暴雨和随之而来的疾病。汉克说,更重要的是,本剧核心除了战争,更在于「战争的每一个参与者(participant)以及战争是如何影响了他们的生命」。

我们在纪念什幺?

今年是二次世界大战终战70週年,全球各地都将各自以不同的仪式,对这场影响近代世界史甚鉅的战争进行纪念。欧美各国自不待言,以中华人民共和国而言,它纪念的是「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週年」,另外,海峡两岸都有人再加上「乙未日本侵台战争120週年」,意指1895年起日本领台之后所发生的台湾人民抗日战事。

台湾的中华民国马英九政府,当然也没有置身事外。据报导,马英九亲自指示必须扩大办理,于是行政院主责,结合辖下的外交部、国防部、国史馆,计画举行有可能是史上最盛大的系列活动,内容包括学术座谈与纪录片、音乐会、仪式,甚至还包括扩大阅兵典礼,名称是「纪念抗战胜利暨台湾光复七十週年」。

行政院的说明是这样的,因为内文很重要,因此新闻稿全文照录:

对日抗战始于民国26年7月7日卢沟桥事件,直到民国34年9月2日盟国于东京湾接受日本投降,全国军民历经8年苦战,英勇殉国的官兵约322万人,死伤民众估计至少2,000万人,在全国军民努力下,终能获得光荣胜利。

今年欣逢抗战胜利七十週年,为宣扬我国对日抗战史实与贡献,并表彰官兵抗战期间英勇忠烈事蹟,凝聚全民国防共识及爱国信念,行政院自去年6月起,即邀集国史馆、国防部、外交部及中华文化总会等机关团体共同筹划,经过多次开会讨论,将自今年7月7日起至10月25日,扩大举办16项系列活动。

「纪念抗战胜利暨台湾光复七十週年活动」包括国际学术研讨会、台湾与抗战学术研讨会、台湾同胞与抗战座谈会、专题演讲系列、抗战史料文物特展、台湾光复初期档案展、编印「开罗会议与台湾光复」专辑、出版十四册抗战史专书、製播纪念抗战空军纪录片、举行抗战专题系列影展暨座谈、纪念抗战胜利音乐会、全民国防教育营区开放暨国军战力展示活动、抗战胜利七十週年庆祝大会暨九三军人节表扬活动、台湾光复七十週年纪念大会、各级学校全民国防教育相关活动、发行纪念邮票及新台币硬币组合等。

其中,国史馆将举办大型国际学术研讨会,广邀国内外知名学者及世界重要二战纪念馆,对于抗战历史进行回顾与反思,不仅要从国内角度来看「抗战」,更要从国际角度切入,给予中华民国对日抗战一个正确的历史诠释与定位。此外,海外部分也由外交部协调国防部、侨委会及辅导会等部会筹办,协助侨界办理各项活动,唤起海外侨胞对抗战胜利意义的重视,并彰显华侨对抗战的付出与贡献。

此次活动以「八年抗战是中华民国军民艰苦卓绝的奋斗成果」、「中华民国对日抗战是二次世界大战同盟作战的重要一环」、「台湾光复与对日抗战的关係是密不可分的」及「中日两民族的未来:和平与合作」等四原则为主轴,除了要让国人关注全国军民艰苦抗战的辉煌历史,使年轻世代认识我国对日抗战正确史实与对世界和平的贡献,也要使国际社会正视我国对日抗战史实及对二战胜利的贡献,积极建构我国「抗日战争」的历史发言权。

马英九于4月8日出席「台湾外籍记者联谊会(TFCC)演讲暨座谈」致词时也说:

今年是中华民国对日抗战胜利70週年,具有相当重要的历史意义。这场战役是中华民国御侮战争史上战役最长、战区最广、参与人数最多、牺牲也最大的战役,总计牺牲3百余万国军官兵与2千余万平民。

我们可以从以上两段文字发现的是,这个系列纪念活动,是完全套用「旧中华民国史观」的产物,也就是那个还拥有中国大陆领土的ROC。因为引用旧中华民国史观,所以会完全以「抗日」角度出发,很有趣的是,二战时期我们台湾人不就是「日」?「抗日」会不会太莫名其妙了一点?我们身为郝柏村口中的「皇民」,又为什幺要纪念对日抗战胜利?不正因为是如此荒谬的史观,所以会一而再、再而三的在学生甚至媒体记者间产生「台湾在二战期间惨遭日军轰炸」的宇宙级笑话?也正因为这样子的史观,我们不得不问行政院和马英九总统,所谓「全国军民」、「英勇殉国的官兵」和「死伤民众」指的是哪些人? 

皇民纪念对日抗战70週年,该吃药了

这种史观最大的错误,既精神错乱,又完全忽略了台湾住民的战争经验。二战期间,台湾是日本帝国领土,是旧中华民国史观中的「敌方」,参战的台湾籍日本兵是「国军的敌军」,台湾全岛600万居民中被直接间接动员作为「战争参与者」的人数,约在30万以上。台湾人无论是汉人、客家人或原住民,在太平洋战争期间的足迹遍布整个东南亚战区、中国战区和满洲国,是军人、军属、翻译、护士或各种其他角色。战后,有台湾人在东京大审中被判定为A、B或C级战犯并处决,另一些倒楣的台湾人则被弄到中国大陆,以国民政府军的身份去参加国共内战,其中有些人被俘,变成解放军回过头来打国府军。

纯粹以旧ROC史观去纪念终战70週年,对台湾人而言不但矛盾、不符事实,也是一种侮辱。

真正的战争纪念

检视政府目前的抗战纪念系列活动,再加上文首所讨论的HBO影集「太平洋战争」切入角度,我们很遗憾的发现,这个纪念活动真正的用意在于透过官方仪式与定调,甚至可能是与对岸某种程度的唱和,将台湾历史与未来的命运与某种意识形态作连结;此外,透过扩大阅兵去强调「胜利」。

在这其中被遗忘的,是千千万万参与太平洋战争的台湾人民,是他们的苦痛和记忆,是这场战争如何改变了他们的生命与这座岛屿的命运;更是福尔摩莎岛当时作为日本帝国殖民地,放在整个太平洋战争的脉络下,有着什幺样的位置,600万台湾人又经历过什幺样的命运。

皇民纪念对日抗战70週年,该吃药了

台湾人的二战记忆,直到近年来才有更多史学家、文史工作者透过大量的口述历史,试图为它们在历史上保留着该有的位置,所以才有描写少年飞机工的「绿的海平线」纪录片,才有「1946年,被遗忘的台籍青年」、「军舰旗下」这些出版品,去补足在龙应台「大江大海1949」之外的历史空白。

只记得讨论南京大屠杀,却从来对台北、冈山大轰炸不屑一顾;只记得荣耀「荣民」,却忘记了无数命葬南洋丛林与中国大陆的台湾英魂;只论述开罗会议,却从不提盟军统帅麦克阿瑟(DouglasMcArthur)「一般命令第一号」的精神,马政府展现了多幺蛮横霸道的史观!

今天我们在70年之后去纪念二次大战的结束,意义绝不仅止于庆祝「正义终将战胜邪恶」、同盟国打败了轴心国、没有抗日战争胜利就不会有台湾「光复」和今日的繁荣发展,所以台湾人应该感谢中华民国...这些东西。欧美国家的战争纪念,「胜利」从来都不是重点,而在于胜败双方战士的有形与无形牺牲──捐躯者失去了生命,家人失去了至亲,倖存者则失去了生命中的纯真。也在于我们该如何作,才能避免战争的再度发生。

发动战争的、参与战争的、经历战争的,被战争牺牲、摧残和剥夺的,都是人,纪念的主体自然应该也是人,是他们的经历,是他们的伤痛,以及这个国家从中学到了什幺、改变了什幺。台湾如果真想纪念,首先应该将活动作正确的命名,而不只是以「抗日战争胜利70週年」去粗暴的定义这段历史。如果只有「抗日」战争值得纪念,那幺数十万台湾人打的是什幺战争?「盟国」美国,甚至当时的中华民国,为什幺要轰炸台湾?

其次,我们应该在目前战争倖存者还健在时,正确而详细的去纪录下那段因为政治因素和时代荒谬而从来未曾在台湾人世代和家庭中被了解、被传承的历史记忆。更重要的,是全面省思战争对台湾的历史意义,战争在台湾历史上占有的位置。数百年来,台湾住民被迫以武力对抗过无数的外来侵略者,这其中有西班牙人、荷兰人、日本人和中国人,他们要守护的没有其他,只有自己的家园和生存。唯有如此更正确的定位并了解自己的过去,我们才能更抬起头来的迈向未来。

上週「哲学星期五」在台北举办的座谈会,题目是「二战终战70周年:台湾战胜了,还是战败了?」,很巧妙的在这个议题上提供一个值得台湾人仔细思索的机会──70年前台湾究竟是作为被中华民国「光复」的一部份而成为战胜国,还是作为前日本帝国殖民地而成为败战国?

我不知道其他人的答案,我自己的答案是两者皆非,而且任何要武断告诉你台湾是战胜国或战败国的人,或许都遗漏了某些片段。这正是台湾近代史的荒谬和无奈所在,而目前的政府如果在今年7月7日到10月25日之间要告诉你这些荒谬、无奈和悲哀并不存在,要将它对二战的诠释强灌在你的头上,台湾人民将不会有其他选择,只有用力发声,纠正这些邪恶的错误。



上一篇:
下一篇:


小编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