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U梦生活 >【长野行】DAY5 飞流直下二千米 疯狂落斜脚都跛 >

【长野行】DAY5 飞流直下二千米 疯狂落斜脚都跛


2020-06-13


就这样误打误撞之下,我便来到「深山庄」了。

深山庄是位于「新穗高」的其中一座温泉旅馆。新穗高对我来说,是个完全陌生的地方,不单是初次到访,连事前地从未读过它的资料!在对此地毫无概念下,就误打误撞地来到这裏了。

之所以会来到这裏,完全是一个突然的决定。话说昨晚在穗高岳山庄上渡过了愉快一夜后,一觉醒来,只见週遭皆被云雾笼罩并下起细雨,因此只能被困于山庄内苦思前路。

虽然穗高岳山庄位处十字路口,但事前我只想过要走上高地至枪岳一带,并没有想过要往西走向新穗高。但面对眼前如此天气,似乎不论往哪裏走,皆不见得特别明智。

一个人坐在山庄的大厅中发呆看地图,再次遇到昨夜一起畅谈的日本大叔。大叔他并不是住在山庄,而是在山庄外露营!能背着如此沉重的行李,在如此寒冷的环境中露营,实在令我佩服不已!

大叔问我有何打算,我也坦白说出我的迷惘。岂料他竟说:「要跟我一起下山吗?我会到新穗高去。」面对如此天气,老实说要我一个人下山,也实在会感到害怕。反正走哪条路分别也不大(我以为),那就不如结伴同行吧!

趁出发前的空档,赶紧研究一下地图,看看将要走的路线。看到一道桥旁边标示了「大雨时不可横渡」,似乎令人有点忧心,不过既然有熟知路况的日本大叔同行,应该没问题的吧!然而稍后我才知道,跟最惊险的部分相比,那道桥根本是不值一晒。

待了两个多小时后,天气稍为好转,我们随即起行下山!原来还有另一位大叔同行,这就让我更安心了!我跟随着二人绕到山庄后方…咦?甚幺啊?这裏有路吗?

眼前虽然被一片云雾笼罩,但至少仍可看到十米左右的範围。放眼望去,根本就只有一堆乱石啊!何来有路可走呢?这时,大叔已经率先走在乱石之中了!我赶紧跟上,原来在乱石之间,隐约还是有一条(似乎是)特意铺搭的较为平坦的路径,昨天在这裏拍照时,完全没有留意到!

不过,虽说是特意铺搭,但那些毕竟是乱石,当中不少更是浮石,一踏上去会整颗石头摇动,随时失平衡!另外,有时路径也相当不明显,有几次,带头的日本大叔也不小心偏离了路径,误闯浮石阵。

走了一小时左右,从海拔3190米的穗高岳缓缓下降至2580米左右时,终于走出了云雾区,视野总算清晰起来了。然而眼前所见的,却是无止境的乱石下坡路,完全望不到尽头,几乎让人跌入绝望谷底!这段路真的非常累人,因为走在凹凸不平的乱石上,不止大腿,全身肌肉都要不断微调姿势作平衡。别忘了身后还有一个十多公斤重的大背包!

两位登山经验丰富日本大叔看似缓缓而行,但其实要跟上他们的步伐,可是一刻都不能放鬆!他们採取碎步式走法,看似笨拙,其实这才是在浮石上最佳的走法。因为碎步一方面较容易平衡,同时也能让全身重量较平均地分散到两脚,减轻大腿负荷。反观像我这种性急的新手,总爱在乱石间跳跃式行走,看似身手很灵活,但其实消耗了不必要的体力之余,也让大腿徒添负荷,而且也增加滑倒的风险。每次弹跳,均要起动再急停,大腿很快就累了。而且,弹跳式的走法,其实并不比碎步走快!

为了不拖慢进度,即使疲累也不敢放鬆,要全神贯注才能跟上大家的步伐!停下休息时才稍为回过神来,心中暗忖,我到底踏上了一条怎幺样的路啊…不过事到如今,也只好咬紧牙关继续走下去…

走了不知多久,渐渐传来水声潺潺,声响更愈来愈大。至此,我们原来已不知不觉通过了第一关的「浮石下坡路」,转而进入第二关「石溪峭壁」!

我们走在狭窄的步道上,右方是岩壁,左方则是两、三层楼高的斜坡,下方是水流湍急的巨大石溪。

飞流直下的溪水撞向凹凸不平的巨石,发出震耳欲聋的巨响,让人不自觉地紧张起来。更严峻的是,溪流激起的水花在空气中飘荡,让脚下的石块颇为湿滑,更加危险!某些路段,由于过于险要,岩壁上还装上了铁鍊以作辅助。

不过与其说是辅助,说是赖以为生可能更合适!在一个颇为崎岖,需要较大力气才能通过的位置,我那双极为疲累的大腿突然发软,整个人失去了平衡,几乎就要跌下山坡。我双手拼死抓着铁鍊,虽然已戴了防滑手套,但面对湿滑的铁鍊,根本毫无作用。我双手犹如滑轮般沿铁鍊一直下滑,双腿一轮乱踏,只为跟上下跌的身躯,最后滑至锚点处才停下。

除了我这个新手,连两位日本大叔也不时滑倒,有一次更几乎滑下山坡,可见此段路之凶险。现在回想起来固然觉得惊险万分,但当时其实倒没有心神去害怕,因为疲累经已盖过了恐惧,我只想快点走完这段路。再者,余下的心神也全都用来处理眼前的处境,可说是没有让你可以害怕的奢侈。

这段路的相片和影片都没有了 

走到某个点,我们沿路下降至石溪旁,并横过了一道相当简陋的木板桥到溪的另一边。原来这就是地图上所标示的那道桥了,难怪说大雨时无法通过啊!

稍事休息后继续上路,地形突然又来了个大转变。进入第三关「茂密丛林」了。咋听之下,这裏应该比前两关轻鬆吧!我原本也是这幺以为,可是原来,「少年,你太天真了」。

丛林的确没前两关那幺险要,却有它独有的难度。走在泥泞的下坡路,每一步都似乎要打滑似的,加上身后的负重,令你一打滑就一发不可收拾!

最后,在大约出发后的三个多小时后,我们终于穿越了丛林,抵达了一条寛阔平坦的行车道。虽然仍未知离目的地还有多远,但总算脱离「险境」,可以稍为放鬆地走了。

至此,我的身躯已非常疲累,要不是同行的两位大叔沿途照料,我真的不敢想像我会陷入怎样的绝境之中。虽然这条路线远比我想像中艰辛,但倒没有中伏的感觉,反而庆幸有这两位同行的日本人,助我完成了一件我自己大概不能完成的事!这一天虽然没有拍到任何风景作品,却绝对是旅程中数一数二的难忘经历!

沿着易走的步道一直走,突然眼前出现了几幢建筑物!到达了!海拔1100米的新穗高!我们在一天之内,急降了二千米,这大概是我最艰辛的一次下山!

不过,由于我是即兴而至,完全没有找过住宿点,因此还未可以放鬆下来。新穗高是个温泉胜地,可是该地最近的酒店,索价二万日元一晚,我认为实在太奢侈了。于是两位大叔超有爱地替我打电话到附近的旅馆询问,最后找到我现在入住了的这家「深山庄」,一晚一万五千日元,虽然比我一般的住宿贵,但还算合理,而且还有温泉可浸,就当是给自己的一次奖励吧!

对于独游,其实一直有个「怪」想法,就是独游时毋须对自己太好。总觉得一个人生存,物质需要可以很简单,住宿可以住多人共用房间的hostel,甚至连食物也只求填饱肚子便可。所以初到深山庄,看到自己可以独霸一个大房间,竟倒有点不习惯。

其实我觉得旅行,跟着行程走固然有它的乐趣,但我更嚮往的,却是不按计划的随兴而行。我总认为旅程自会带领你走下去,毋须计划太多。旅途上遇到的每个人,都可能成为决定你下一站的关键人物。旅行就是为了走出原来的生活,而这种充满未知的旅行方式,正是跳出固有生活模式的好方法!

欢迎大家在社交平台上,跟我交流互动喔!

FB: 阿零
IG: arling.hk
Youtube频道: 阿零的摄影日常


文章分类

照片背后/摄影随笔/影片文字补充

观看更多

最新影片/最新文章/最新相片



上一篇:
下一篇:


小编推荐